“二人台”的发展与传承,是值得我们关注的

作者:龙山大先生微信号:zmz09200920zmz发表时间 :2019-03-26


二人台是流行于山西、陕西、河北、内蒙古等地的一个地方小剧种。它具有浓郁的山野风味、泥土气息和地方特色,是蒙汉劳动人民共同创造的丰硕成果,是黄土高原、内蒙古高原、以及黄河两岸地区文化发展的必然产物。因其大多数剧目由一生一旦二人演出而得名。二人台的形成据专家考证是在清朝咸丰、光绪年间,最早发源于雁门关外大同地区,后形成与内蒙古,距今一百年的历史。
二人台是在当地民间歌舞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二人台音乐在其成型和发展过程中,吸收了山西、陕北等地的民间音乐,同时糅合内蒙古地区蒙汉民族丰富多彩的民间歌曲,发展成为独具特色的地方剧种。二人台剧目短小,形式活波,表演幽默诙谐,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和深厚的群众基础,深受广大劳动人民的欢迎。在一百多年的流传过程中,经过人民群众的反复加工传唱,和数代杰出艺人的创造,使二人台在艺术上达到了相对完美的境界。

山西、陕西、内蒙古是我国民歌的海洋,当地丰富的民歌民舞,朴实淳厚的民风民俗是孕育二人台生长的沃土。二人台表演中的霸王鞭、扇子舞、长袖舞是黄土高原常见的民间舞蹈形式。每年正月闹红火,是这些民间歌舞,舞蹈表演最大的舞台。舞龙灯、踩高跷、跑旱船、扭秧歌、耍故事等等。人们载歌载舞,享受着难得的休闲和娱乐,这就是二人台形成中最早的基础。古老的山西民间歌曲爬山调、撅席片、山曲、以及秧歌调、高跷调是二人台音乐形成最早的源头。如二人台《打樱桃》无论是音乐和唱词上都带有明显的民歌印记。
那山上长的一苗儿好樱桃。(山曲.打樱桃)
这山瞭见那山山高,
那山上长的一苗儿好樱桃。
哎呀。咱二人相跟上走一遭。(二人台.打樱桃)
“想亲亲想的我手腕腕(那个)软,
拿起个筷子我端不起个碗。”
“想亲亲想得我心花花那个乱,
三天我没吃下半碗饭。”(山西民歌.想亲亲)
想亲亲想的我手腕腕(那个)软,
拿起个筷子我端不起个碗。
哎呀。三天我没吃下半碗饭。(二人台.打樱桃)
“灯瓜瓜点灯半炕炕明,
烧酒盅盅挖米不嫌哥哥穷”(山西民歌.想亲亲)
灯瓜瓜点灯半炕炕明,
烧酒盅盅挖米不嫌哥哥穷。
哎呀。不爱钱来单爱你人。(二人台.打樱桃)
从以上的例子不难看出,二人台与山西民歌是有着亲密关系的。这样的例子还有许多,如山陕民歌中的《走西口》《小寡妇上坟》《眊妹妹》《光棍哭妻》《送情郎》这些民歌与二人台的某些剧目有着明星的血缘关系。从山陕民歌与二人台的这些关系中不难看出,二人台是脱胎于当地民歌的。

从一些传统二人台剧目来分析,二人台的形成过程大致分为歌唱、演唱、戏剧三个阶段。它们分别标志着二人台从起源到发展乃至成熟的一个完整过程。二人台的剧目中有些纯粹是原汁原味的民歌。如一些独唱剧《叹十声》、《尼姑思春》、《惊五更》、《上坟》、《怀胎》等,还有二人对唱的剧目《四大对》、《种洋烟》、《五月散花》、《海莲花》、《小放牛》、《跳粉墙》等。这些剧目严格的讲只是一些内容简短曲调单一的唱段,这是在当地的民歌“撅席片”“信天游”的基础上发展而来,刚从民歌中破壳而出,表演性极差,又毫无故事性可言,而且全凭口头唱出,演员无须扮入角色,属于说唱形式,这是二人台最早的雏形,这也是二人台形成的第一个阶段,歌唱阶段。
第二个阶段无疑是表演唱,有些曲目如《三国题》、《倒卷帘》、《下山》等,是以历史故事和民间传说为背景,表演形式颇象东北二人转,仍停留在说唱艺术的层次。又如《五哥放羊》、《挂红灯》、《打连成》等,以民间十二月歌的形式展开内容,每段都重复一个调,表演时配以舞蹈,霸王鞭、扇子舞、长袖舞等,演员已扮入角色,只是情节单一,曲调专曲专用,连贯性不大。既没有形成“板腔体”的音乐机构,也没有形成“曲牌连体”,还不具备戏曲的特点。基本停留在民歌表演唱的基础上,但也标志着二人台由单一的歌唱形式过渡到表演唱的形式。另外,像《打秋千》、《放风筝》、《报花名》等,虽然曲调单一,但表演情节明显增强,有了较为完整的故事情节,开始具备戏剧的成分,这是二人台一个质的飞跃,说明它已经从民歌中逐步分离出来,为日后成为单一的剧种打下了夯实的基础。

二人台的第三类剧目如《走西口》、《打樱桃》、《卖菜》等,已经有完整而曲折的故事情节和矛盾冲突,人物形象丰满,具有完整的唱腔和板式,堪称典型的戏剧模式。二人台这一剧种成熟以后,首先是人物由少变多,突破了只有二人演唱的模式,剧情也更加复杂,有着向大戏发展的趋势,如《卖碗》、《闹元宵》、《退婚》等。
二人台是蒙汉两族人民共同创造的艺术硕果。二人台以独特的民间文艺形式反映了黄土高原和内蒙古高原以及黄河两岸的风土人情。记录了当地劳动人民生活和矛盾的情况,他们的不幸遭遇和走西口的悲惨命运,但更多的是表现了他们淳朴善良和勇敢机智,以及向往自由,追求幸福生活的美好愿望。
阳婆婆出来丈二高,风尘尘不动天气好,
哎呀,叫上妹妹打樱桃。(二人台.打樱桃)
羊群在前人在后,只瞭见黄尘瞭不见人。(二人台.五哥放羊)
翻过圪梁下了坡,眼前一道清水河,
哎呀,脚踏石头把<过。(二人台.打樱桃)
想哥哥想的迷了窍,把柴禾抱进了山药窖。
想哥哥想的心里慌,蒸莜面坐在水瓮上。(二人台.打樱桃)
五月里来午端阳,江米粽子撒白糖,
放羊的在外吃不上,想哥哥想的断了肠。(二人台.五哥放羊)

以上的黄尘、羊群、山药窖、蒸莜面,江米粽子撒白糖等等正是反映了当地的民俗风情。有些剧目则完全是一幅当地的民俗画。如《闹元宵》侧面的描写了当地元宵节的盛况。《撑船》描述了一对青年男女谈恋爱的故事,但也细腻地描绘了黄断两岸放灯的情景。《赠褡裢》则是一幅内蒙古草原的阴晴放牧图,是蒙汉两族人民友谊的见证。《方四姐》一戏的情节贯穿了一套完整的山西地方婚礼习俗。因此说,二人台不仅是我国民间艺术的瑰宝,也是北方民俗资料的宝库。
二人台的绝大多数剧目是以爱情为题材的,反映了劳动人民纯朴的爱情观和他们追求婚姻自主,以及对旧封建礼教的反抗和冲击。如《卖菜》说的是一个卖菜的青年后生刘青与少女二姑娘的恋爱故事,二人开始虽然互相有了情意,但都不好意思说出来,二姑娘假装偷菜挑逗刘青,刘青将计就计,在简单的矛盾冲突中二人终于吐露了互相爱慕之情。《打樱桃》说的是一对热恋的青年男女相约去打樱桃,实际上是两人偷偷幽会,互相倾吐思念爱慕之情,并立下了海誓山盟,要坚决冲破家庭阻挠结为夫妻。

《探病》说的是少女陈翠云与意中人王玉龙私定终身,但苦于无人提亲,就装病捎话给刘干妈。刘干妈是封建婚姻的牺牲品,与陈翠云同病相怜,当她得知陈翠云的心病后,就急忙为干女儿去提亲。这个剧目反映了两代妇女的命运,道出了中国北方妇女追求婚姻自主的愿望。《尼姑思凡》叙述了一个从小被许身庙宇的小尼姑,悲叹自己的凄凉身世,羡慕红尘温暖,终于脱掉袈裟扔掉木鱼逃下山去追求一位早已倾心相爱的书生。另外,《挑菜》、《闹元宵》、《赠褡裢》等都是爱情戏。因此二人台深受广大群众的欢迎,尤其是得到青年男女的青睐。
二人台还反映了旧社会劳动人民的痛苦生活,控诉和揭露了封建社会的罪恶。如《种洋烟》、《五哥放羊》、《探病》、《走西口》等。《走西口》有着深远的历史背景,深刻的社会内容、深厚的感情基础,描述了清咸丰五年的山西荒旱,“男人走口外,女人挑苦菜”的悲惨生活场景。

在封建社会,由于统治阶级的剥削和压迫,在加上连年不断的自然灾害,生活在黄土高原上的山西人民其生活遭遇是困苦不堪的。在水深火热的煎熬中,他们不得不祖祖辈辈重复着“走口外”的悲惨命运。《走西口》就是历代山西人“走口外”的凄惨生活缩影,是活的化石,是以许许多多穷苦人的生活悲剧凝结成的血与泪的结晶。全剧生动的刻画了一位新婚丈夫迫于生计要走口外,夫妻二人忍痛离别,复杂而微妙的感情和心理活动,体现了夫妻间知冷知热的恩爱之情。
《卖碗》叙述了年轻长工王成长年累月受尽了地主残酷的剥削和压迫,在一次卖碗中智斗地主薛城心的故事,反映了劳动人民和地主阶层的矛盾和斗争。《借冠子》描述的是农民刘四姐要去逛庙会,向地主婆子王嫂去借冠子。王嫂为人吝啬,爱占小便宜,四姐与她巧周旋,向她许下空愿,才把冠子借到手。全剧生动幽默,语言诙谐泼辣,成功地塑造了一个能说会道,聪明能干,追求美好生活的妇女形象。

二人台在内容上完全表现了劳动人民的喜怒哀乐,它的内容是积极健康向上的。它的表现形式短小精悍,凝练集中,既有民间小戏的生动,又不失大型戏剧的严肃和高雅,形成了一种完美的艺术形式。在民歌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二人台,它较完整地继承和保留了民间文艺的精华,其唱词也保留了大量的民歌艺术手法。如:
山丹丹开花六瓣瓣红,哥哥人好又年轻,哎呀,身强力壮好后生。(打樱桃)
大大的灯盏满满的油,长长的捻子熬不到头,实指望咱夫妻白头偕老,没想到牵牛花开无夏秋。(上坟)
芥麦开花顶顶白,你妈妈怎生你来来?红不是红来白不是白,脸蛋儿好比果子花开。(海莲花)
以上运用了民歌惯用的比兴手法,形象生动。再如:
东阴凉倒在西阴凉,一天好比两天长,哎呀,见不着哥哥心发慌。(打樱桃)
哥哥说端详,玉莲痛断肠,眼含辛酸泪,低头包衣裳。
铺盖抱在怀,泪蛋蛋掉下来,恩爱的好夫妻,怎舍得离别开。(走西口)
这两段直抒胸臆,运用赋的手法。另外还有不少运用对比、夸张、快板、重叠、歇后语等艺术手法。如:
西瓜凉来月饼甜,不如三哥哥在眼前。(挂红灯.对比)
想妹妹想的那手腕腕软,拿不起筷子端不起个碗,哎呀,三天没吃半碗饭。(打樱桃.夸张)

黑圪靛靛的头发白个生生的牙,小嘴嘴说出知心话,哎呀,毛葫芦芦的眼眼该叫哥哥咋。(打樱桃.重叠)
抱着香炉打喷嚏,哎呀,喷了一鼻子灰。
炉坑里的烧山药,哎呀,一个灰圪蛋儿。(卖碗.歇后语)
南天门的白杨树,顶天立地那么个灰圪桩。(探病.歇后语)
猫不急不上树,狗不急不跳墙。(探病.民间谚语)
旱地的葱,城门洞的风,蝎子的尾巴财主的心。(卖碗.民谚快板)
骑上骆驼赶了个猪,可把那事情做了个苦。(民谚.借冠子)
这些幽默生动,简洁明快的地方民间口语,构成了二人台独特的艺术语言,也是二人台最大的艺术魅力之一。总之,二人台是民间语言的艺术宝库,是融合民间歌舞音乐为一体的独具风格的地方小戏,是扎根于陕北、雁门关外地区、内蒙古局部、河北北部民间沃土的一朵玫丽奇葩。这些幽默生动,简洁明快的地方民间口语,构成了二人台独特的艺术语言,也是二人台最大的艺术魅力之一。总之,二人台是民间语言的艺术宝库,是融合民间歌舞音乐为一体的独具风格的地方小戏,是扎根于陕北、雁门关外地区、内蒙古局部、河北北部民间沃土的一朵玫丽奇葩。
近年来,二人台不断得到挖掘和整理,使得这一地方小戏得到了新的发展。出现了许多新剧种新手法,也反映了新时代的新生活,烫发头、高跟鞋也登上了舞台,现代乐器的加入,更产生了奇妙的效果。二人台这朵鲜花正以崭新的姿态开放在我国的戏曲大花园中。笔者《二人台》系列一共分为四篇,此为最后一篇,最后笔者由衷的希望二人台能够在不断吸收其它艺术之长,在保持自己特色的前提下能有更新更高的发展,为“中国梦”唱出新的赞歌。

作者简介:张梦章(文博硕士) 中华诗词学会会员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 山西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 大同作家协会会员 大同周易研究协会常务理事 代表作《金龙口栈道》获得“首届中华诗词大赛”入围奖,《中国梦》获得“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全国一等奖。《海棠》获得“天下大同”诗词大赛二等奖 首部诗集《鸣玉集》即将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发行。

关注龙山大先生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