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老太太带着91岁老爸,游遍全国,谁看着都羡慕不已

作者:哈尔滨老干部之家微信号:hrblaoganbuzhijia发表时间 :2019-07-23


7月17日,杭州市的关孝艳更新朋友圈:“亲们,大家好,我们一家四口已经平安到家了,感谢大家的关注。”这条信息也为关孝艳姐妹和父亲两个月的东北之行画上了句号。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这句话人人耳熟能详,却总让我们徒增感伤。母亲去世后,家住杭州、老家在哈尔滨市阿城小岭的关孝艳三姐妹不想再给自己留下这种遗憾,四年来,三姐妹自驾汽车,带着91岁的老父亲几乎游遍了中国,她们希望父亲像《飞屋环游记》里78岁的气球销售员卡尔·弗雷德里克森那样,在100岁实现环游世界的梦想。
从阿城小岭迁到四川
老人想和儿女周游世界
“其实我们都是土生土长的黑龙江人,父亲出生在兰西榆林镇,曾在阿城小岭石发水泥厂工作过。我们也随父亲在阿城小岭度过了一段欢乐的童年时光。”63岁的关孝艳说,她家兄妹5人,她是家里的长女,住在杭州;二妹关孝玲60岁、三妹关孝英54岁,和小弟、父亲关树堂,都生活在四川攀枝花。
1966年,响应国家支援三线建设的号召,父亲关树堂从阿城小岭调到了四川攀钢,也就是现在的攀枝花市。由于父亲工作调动,她们姐妹及弟弟,也跟着搬到了四川,只有患病的哥哥一直生活在老家黑龙江。
关孝艳定居到杭州则是在结婚后。因为哥哥在黑龙江,而且身体状况不是很好,所以早年间父母经常往返四川和黑龙江两地,但在家乡根本没有时间到处走走。
关孝艳说,她们早有退休后带着父母四处转转的想法,但2015年母亲突然去世,把她们的计划打乱了。而这也让她们意识到“时间不等人,孝敬父母更不能等”,于是处理完母亲的后事,她们就带上父亲踏上了旅程。“爸爸说他没去过南京,我们就带他去南京;爱看东北大秧歌,我们就专门带父亲去沈阳刘老根大舞台看二人转、扭秧歌。”
“我们基本都是自助游,提前做功课,安排好每天要去哪里玩,尽量让父亲玩得开心。”关孝艳说,这次来东北,她们姐仨还准备了“队服”,老爸看了说“你们都穿一样的,我要跟你们穿一样的”,所以姐妹们也给老爸做了一套服装。
卡尔·弗雷德里克是78岁开始探险之旅的,而关爸爸则是87岁开始周游各地的。四年来,国内的地市他基本游个遍,香港、澳门、深圳、珠海、胶东半岛……从三亚到北极村,从长城到蒙古包,除了新疆、西藏、甘肃这三个省,他跟着女儿们几乎走遍了其他地方。国外去了俄罗斯、朝鲜,连关爸爸自己都很有信心地说:“一定要游到100岁。”
91岁老人有颗孩童心
一路爬山下海不输年轻人
一个九十高龄的老头,三个退休的老太太,一台小轿车,一家父女四人就这样踏上了欢乐之旅。
“我们也没啥计划,爸爸想上哪里我们就把车开到哪里。”别看关爸爸已经91岁高龄了,可腿脚和身板都不输年轻人,除了耳朵有点背,上山下海,爬长城走吊桥,他根本不用人搀扶,关孝艳说,体检医生说他的身体素质根本不像91岁的人,所以姐妹们才敢带他出来玩,老爸长寿跟他心态好、乐观、生活自律有很大关系——每天一日三餐,不多吃也不少吃,虽然工作劳累,为儿女奔波,但始终对生活保持希望,这都是关爸爸成为老寿星的法宝。
俗话说“老小孩”,老人也跟小孩子一样。三姐妹和爸爸也像四个孩子一样,旅途中充满了趣事,这样他们一路走来欢乐多多。
关孝艳还记得,那次,从香港游玩后,她和老爸又去澳门逛了一圈儿,可能是大家年岁都大了,回程时就跟着人流走,本以为是回珠海,结果又跟着回到了香港,这一天去了两趟香港一趟澳门,才从珠海返回来。关爸爸一天走了上万步,他风趣地说:“这一天没事光跑着玩了,我得上派出所告你们,这哪是旅游啊,纯锻炼身体来了。”
在浙江杭州千岛湖,虽然那里的山并不高,但要全程爬上去也很累,姐妹们就想陪老爸看看风景,这时身后来了一群小姑娘和小伙子,噌噌几步就超过他们爬上去了,关爸爸当然不服气了:“我们一眼没看到啊,人家就跑到我们前面去了,不行得跟上。”说完他就跟着人家往前走了,当时天正下着小雨,二姐说给他打伞,他也不干,关爸爸上气儿不接下气追到半山腰。
晚上回到宾馆后关爸爸就开始发高烧,他还说:“自己就是年纪大了,要不能超过年轻人几个来回。”“我说你都91岁了,人家才20多岁,相差多少岁数呢,你能上来一步步走,就不错了。”女儿们真是又生气又心疼。
在北极村有个吊桥,很高且摇晃的那种,关爸爸觉得太好玩了,女儿们走前后,他走中间,大家都害怕得要命,只有他在那使劲儿摇,后来没玩儿够,硬是央求女儿们又去玩了三次,桥的底下是木板的,他也不扶着绳索,从那头儿跑过来,从这头跑过去,把孩子们吓得脸都白了,他却像孩子一样乐得直不起腰。“老爸真是入戏了,全程都很投入,所以我们是一路唱着歌在旅行。”
关孝艳回忆,在内蒙古爸爸第一次住蒙古包,一坐在那床上就开始唱歌,这辈子还真是头一次听他唱的那么好听;在东北的小区广场,他看见人家在那里扭秧歌儿,他也借来扇子扭两下;在车里,爸爸跟妹妹们一起玩拍手游戏,从来不认输,照相时他做的动作最多最萌,笑的最开心。
“但毕竟我们都是一群老年人,一路上也遭遇了一些惊险的事情,如车抛锚、爸爸摔跤等事情,好在都遇到了好心人,走高速的时候,关大姐年纪大开车慢,经常被后面的车辆按喇叭超车,超过去后司机都会停一下看看啥情况,当了解到车里坐的几个老人年纪加起来快超过300岁了,都竖起大拇指,笑呵呵地走了,有的还问需不需要帮忙,让整个旅程充满了快乐和温情。”
“今年我老爸闲下来就开始念叨家乡黑龙江,想念那里的一切,父亲还有一个心愿,就是要找到自己多年未见的二弟弟,我们想一定要帮助老爸完成这个心愿。”5月16日,三姐妹陪老爸再次踏上黑龙江的土地,这次回东北,老爸说他年岁大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想在阿城和兰西他出生工作过的地方住上一阵子。
因为路途遥远、信息闭塞等原因,关爸爸跟二弟失去联系十多年,来到黑龙江后,他们先去绥化,开着小车一个屯接一个屯找,后来找到婶婶的老家,才知道二叔在绥芬河已经去世了。然后三姐妹拉着关爸爸特意去了趟绥芬河,找到二叔的墓地,也了却了他的心愿。到了绥芬河,他们顺便就出国到俄罗斯去玩了几天。
从北极村回哈尔滨,一路上关爸爸又到大庆铁人纪念馆、齐齐哈尔扎龙湿地、民俗村等他年轻时就很感兴趣的地方游玩了一番,关爸爸从小就有当兵的梦想,所以在民俗大院他特意穿上军装照了相片,可神气了。
一路走来,一家人最大的感慨是家乡黑龙江变化太大了,“山更绿,水更青,天也更蓝。”在阿城小岭,他们年少离家时都是土路,出门一脚泥,而今都是宽阔干净的水泥路,小汽车开起来都没有灰。
“这里的居民生活很富裕,完全不似当年了。”关大姐说,但淳朴的乡情依旧,见到了当年的老邻居,他们依然认得出关爸爸和三姐妹,而且还请关爸爸和三姐妹吃了饭,关爸爸别提有多高兴了。
姐妹们说,在关爸爸和三姐妹的旅行计划中,黑龙江是呆得最久的,整整游玩了两个月,除了抚远、佳木斯没去,其他地市都去过了,这也不奇怪,人不论走到哪里,在外生活多少年,唯有乡情最难忘。三姐妹每游览一地都会发朋友圈分享一下,很多浙江、四川的朋友看到黑龙江的美景都非常惊叹,都想来这里看看,这也是三姐妹对家乡尽的一点绵薄之力吧。
关家的好家风不仅留在第二代人身上,连第三代的孙辈们也都个个孝顺。三女儿关孝英告诉记者:“老爸九十大寿时,孙辈们从新加坡、杭州、西昌赶回去为老爸祝寿,老爸特别高兴。”
“我的老父亲,我最疼爱的人……”老话常说,父母在不远游,关氏三姐妹确更新了一个观念:要珍惜父母在身边的日子,小时候父母帮助我们圆梦,老了我们来帮他们圆梦。老年人的生活需要希望,每一年都给他们带来一些希望,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90岁的也可以有崭新的人生。
来源:生活报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关注哈尔滨老干部之家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